独家新闻日记

萍乡,克罗地亚,闲鱼网

01

都说,流水的观众,铁打的金庸。

一己之力撑起大半个影视圈,麾下无数天王巨星,被翻拍八遍十遍依然能让人看得津津有味,能做到这样的,也就只有金庸了。

如今,圣涡的男人又一版《倚天屠龙记》开播了,引来好奇一片,也招徕骂声不绝。



当画面越来越精致,特效越来越强大的时候,大部分人却反而越发怀念起那些八九十年代金庸美人。

比如张敏的赵敏,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回眸,就让多少人魂牵梦萦到现在。



比如陈玉莲的小龙女,冷若冰霜、玉洁冰清,让人俨然觉得她就是“姑姑”本人。



金庸剧捧红过不少人,上至张曼玉、梁朝伟、周润发、赵雅芝、刘德华,下至古天乐、黄日华、郑少秋,都曾沾过金老爷子的光。

但众星云集的金庸男神女神里,有一个人却最是特别,她就是周海媚。



她因出演《倚天屠龙记》里周芷若一角,时至今日依然被称为“最美周芷若”。



不仅受观众追捧,她还是金庸最爱的一个。金庸曾拿亲笔签名小说来换她的写真集,两人的合影也是特地把她找过来拍的。

面对经典的赵敏与周芷若之争,金庸甚至为周海媚发声,“早知道周海媚演周芷若,我就改结局了。”



这样的盛宠,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神奇的是,这位原作者最欣赏的“周芷若平野早矢香”,如今在新版《倚天屠龙记》里,却成了灭绝师太的扮演者。



这样的因缘际会,是种美妙的巧合,也像是一种必然。引得许多人不看主角,也要去看她一眼。

多年不见,周芷若终成灭绝师太,艳倾香港也熬成美人迟暮,人生总是有不输给小说的精彩。

02

17岁那年,尚且稚嫩的周海媚,烫着与年龄不符的大波浪,踩着还穿不太稳的高跟鞋,踏上了万众瞩目的港姐舞台。

结果是,因秀丽的样香妃刘丹面相短命之相貌成为赛前大热的她,最后连前15名都没进去,遭遇大惨败。ogf贝贝



当年的香港,还是香港小姐选举轰动全城的时沈庆华代。选上港姐冠军,无疑是平步青云的开始。

但比赛终究只是比赛,一时的得失未必注定着一世的得失。



无论是屈居亚军的张曼玉,还是前三不入的赵雅芝、钟楚红,都用自己的逆袭恰如其分地印证了这个道理。

周海媚也同样如此。



后来人们都知道的是,那一届的港姐在娱乐圈的淘洗中连个水花都没留下关思伟,唯有周海媚这个落榜生,成了名动香港的大明星。

确实,从小就是假小子性格的她,初中才开始留长发,待人接物大大喇萍乡,克罗地亚,闲鱼网喇,的确不适合这个选女神的舞台。



但她却极其适合演戏。虽然选美落败,TVB却一眼相中了周海媚,把她安排进了电视演员培训班重点培养。

三个月后,周海媚就拿到了第一部戏的剧本,TVB的台庆剧《杨家将》。

尽管出演的是小角色,傅蒙晰但是搭戏的演员是周润发、梁朝伟、刘德华、吴镇宇、张曼玉,刘嘉玲,编剧导演是杜琪峰,唱主题曲的是张国荣。

在片场看着这些名声赫赫的大咖互相飙戏,初出茅庐的周海媚感到又新奇又有趣,对演戏的热情从此一发不可收。



不顾母亲的劝阻,周海媚在TVB摸爬滚打了四年,演了不少小角色,终于靠着和黄日华、刘嘉玲、温兆伦合作的《义不容情》跻身一线。

这部戏不仅轰动香港和内地,甚至火到了东南亚,周海媚也一跃成为TVB包薪最高的女演员。



此后,周海媚几乎是拍什么火什么,《倚天屠龙记》让她成为后世翻拍的范本。

据说高圆圆能出演苏版倚天也是因为与周海媚神似。



还有《大闹广昌隆》、《纵横四海》,不仅年度收视冠军一个又一个,甚至连续三年拿下香港最受欢迎女演员,惹得当时的亚视一姐杨恭如眼红不已。



然而运气往往是守恒的,命运往往在一头给了你甜头,就会在其他地方让你跌几次跤。

03

事业一路青云直上的周海媚,某天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脸上和手臂上罗福来被告出现了一打字能手些来历不明的红斑。

起初她还不甚在意,却不想情况飞速恶化。这个艳动香港的大美女,出门只能蒙头掩面,裹得严严实实,还要应对媒体的围追堵截。

全香港的媒体都在报导,周海媚得了红斑狼疮电装天使。

这是一种免疫性结缔组织病,需要长时间休养,而且这辈子都没法生育,否则会有大出血的危险反黑组陈小春。



虽然生性倔强、不愿意向人示弱的周海媚,坚称自己只是血小板过低,罪妃殇但最终只得让主演的《纵横四海》临时改换主角,从此息影养病。

失去健康,失去事业,最后周海媚又失去了爱情。



曾经,她裙下之臣无数,吕良伟和黎明甚至为她争风吃醋、大打出手;如今,她一朝得病,就连男友商人伍士荣也弃她而去。

眼看bhsw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是非成败总是转瞬间的事,周海媚早早地从血淋淋的伤口里看到了生活残忍的一面。



后来再从港媒的报道里看到她,无非是又怎么贫困潦倒、怎么素面朝天美艳不再、怎么在街头和小贩砍价。

不过一休诸迷雯一养的时间,属于她的时代就这样彻底离去,一丝留恋也重庆圣地布达拉酒店没留下。



从前的平步青云、演什么红鲸豚兽什么,变成了如今的只能作配、质疑声不断,周海媚倒是很看得开。

年纪大了、皮肤松了,被批“像土拨鼠”、“太丑了”,她依然大喇喇地放出自己没有修过的照片,无谓自己的皱纹和斑点。



演反派演得太逼真,被太入戏的观众各种人身攻击,微博评论也全是不堪入目的句子。她却说:

“做人要善良,也不能被他人欺负。陌生人你好,感谢你的爱意和乖张,微博再见,继续我的地阔与天长。”



想起饰演容嬷王迅的老婆嬷的李明启出门买菜被人骂,《我的前半生》里饰演凌玲的吴越被猛烈攻击。

戏演得逼真本是演员的一种荣耀,入戏更不是网络暴力的借口,然而分不清戏里戏外、不懂得尊重演员的观众,还是太多。



这些人也许没有想到,这个演员,父亲去世后仅一天就赶赴片场工作;这个女子,一个人扛过了重病和低潮,却做了30年公益。

她没有孩子,却做了十多名弃婴的“妈妈”。



入行三十年,人生五十载,经历大起大落,如今的周海闲人唐哥媚确实老了、残了,孑然一身,只偶尔出来拍一两部戏。

陪伴她的是家中的花草和狗狗,充盈她内心的是慈悲和善良,至于外界的纷扰她阻止不了,于是选择退一步,让其自便。

没人追、不太红,但当你在街女人四十正芬芳上遇到她时,依然能看得出她的怡然自得。



她曾经说,希望自己的一生能是20岁青春懵懂,30岁逐渐走向成熟,40岁淡然笃定,50岁时通达从容,60岁时随心所欲而不逾矩。

如今看来,50岁的周海媚,已经做到了。

自然地老去也是一种美,历尽艰辛亦可以成就一种阔达,没什么可鄙的。

很多时候你无法选择命运,也挡不住别人评价的嘴巴,但你只需要知道,活好自己就是一种圆满。

来源:乐活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