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排行榜

看得见生活气息的房间,本身就是一场旅行

英国作家阿兰·德波顿曾说过这样一句话:人类不快乐的唯一原因是他不知道如何安静地呆在他的房间里。

待在卧室不只是节假日避开人山人海得到的那点舒适和满足,也不是整天和睡神为伴,它是一片制造幻想的空间,许多天马行空的想象,伟大的艺术创想都在这间小小的房间诞生。

在卧室,除了收获睡眠,有的人仅凭摆件和陈设就大开脑洞,邂逅到生活的惊喜,有人通过卧室发掘出让人眼前一亮的文化差异之美......探索卧室不一定比探索世界简单,或许卧室给出的答案会更加有趣安全。

卧室旅行,这不是哪个无所事事的年轻人寻求刺激折腾出的新鲜玩法,这个现代色彩浓郁的词汇其实是两百多年前的一个创想。

1790年的春天,27岁的法国贵族军官塞维尔·德·梅伊斯特遭到禁足的42天里,在自己的卧室倒腾出了一种别开生面的旅行方式,他锁上门,以旅人的视角注视室内的一切。“他看到了自己的沙发,赞叹于它高雅的支脚;他看到了自己的床,为床单与睡衣颜色搭配之默契而骄傲。”

最后他不但完成了一次令自己满意的旅行,还将其在旅途中的所见所感创作成一部文学作品,取名为《我的卧室之旅》,从此乐此不疲地进行着自己的卧室探险。

在德·梅伊斯特卧室旅行80年后,尼采读了他的著作并大加赞赏:“有些人知道如何利用他们日常生活中平淡无奇的经验,使自己成为沃土,在这片沃土上每年能结出三次果实,而其他一些人则只会逐命运之流,就像一个软木塞一样在上面漂来漂去。”

有的拥抱和温暖人类无法给予,沉默无言的卧室却可以。

梵高画自己的卧室,主要是想让弟弟西奥看到自己的生活情况,在他的内心,已经把卧室作为一个家和梦想的归属,一个属于自己的独有的地方。也因此他不断的描绘着同样的一个主题。

对梵高来说,这座房子就是他整个世界的中心,是一切美好的开端。卧室的窗户外面是一片恬静的田园风景,房间里的布置简朴随性,朴素的床、椅子和洗脸用具等,都是真实的生活写照。

很少有摄影师愿意花时间和精力将镜头对准别人的卧室,并为这样一个主题花六年时间走遍全球55个国家。卧室摄影折射出的生活之美和异彩纷呈的文化,以一种温暖的色调、明晃的色彩达到了直抵人心的功效。

“我的房间”项目是南非电影导演兼摄影师约翰·撒克里的点子,目前撒克里已经在泰国、伊朗、美国、玻利维亚和俄罗斯等地拍摄了1200个人的卧室。

▲来自尼泊尔加德满都的Pema在自己的卧室

▲埃及,圣凯瑟琳,Mohamad的卧室

▲俄罗斯,新西伯利亚,Oleg的卧室

▲印度,瓦拉纳西,Lalu的卧室

▲日本,东京,Ryoko的卧室

▲伊朗德黑兰的Elahe在她的卧室

▲中国,大理,Yuan的卧室

▲莱索托王国,Ha Selomo,Osia的卧室

▲玻利维亚La Paz的Marcello和他的卧室

▲Chitungwiza,津巴布韦,Ronia的卧室

▲Bamansemilya,印度,Asha的卧室

▲美国,纽约,Maleeq的卧室

▲泰国,Ban Saingam,Fha的卧室

▲罗马尼亚,Bucharest,Andreea的房间

无论是供人休息整理,还是卧室题材的文化创作,卧室给人提供纯粹空间让身体和思想漫游,这是任何地方都无法相比的。

正如《我的卧室之旅》中写道:待在卧室的你,所需的只是一件睡衣和一颗渴求探知的心。

-END

-文章| 地道风物

-图片| 来源网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