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排行榜

中国经济的真正痛点不是技术,而是能源

作者:肖磊看市

中国目前拥有全球最完整的工业体系,如果给中国一定的时间,世界上最尖端的技术,都可以被中国攻克,所以技术问题,用市场加政策的方式是可以找到解决方法的,只要能给出足够的市场激励和充分自由的创新环境,技术并不是最难的。

另外,从原材料的角度,大部分原材料中国都能自给自足,很多原材料供过于求,比如大多数黑色金属和有色金属,都处在严重的产能过剩状态,成本很好控制,这是中国制造在低溢价时代重要的竞争力之一。但有一样东西,对中国制造,乃至未来中国经济的长远发展,是无法回避的痛点。

这样东西叫能源。

从上个月公布的数据看,2018年中国原油进口4.62亿吨,增长了超过10%,花了2400亿美元。巨量的进口并没有降低用油成本,中国民众持续忍受着全球几乎最高的油价,这对中国制造业来说,有着更大的成本影响,因为这相当于加税。

更重要的一个数据是,2018年中国自己产的原油只有1.9亿吨,同比下降1.3%。中国原油市场的对外依存度已经高达70%,而中国自身市场的减产,并非是有意为之,而是产能已经处在极限,生产成本持续增高,不进口根本没有办法解决。

去年中国花了2400亿美元进口原油,是中国第二大进口商品,仅次于集成电路(芯片),请注意,集成电路的进口很大一部分是为了加工出口(中国出口前两名是手机、机电),而原油是中国纯消费,所以2400亿美元的进口额,可以说是非常恐怖的数字。

对比一下你就知道这个数字有多大了,在几个重要的发展中国家里面,巴西去年的出口总额是2390亿美元,也就是说,巴西整个国家的出口额,还没有中国进口原油的额度高。

俄罗斯全年的出口额也不过3500亿美元,作为能源出口大国,能源出口占俄罗斯出口的55%,也就是说俄罗斯去年能源出口2000亿美元。按照这个数字,就算俄罗斯把所有原油和天然气出口给中国,也无济于事,因为中国仅原油进口就要2400亿美元的量。

不仅仅是原油,中国去年天然气消费量约为2766亿立方米,天然气进口量为1254亿立方米,对外依存度升至45.3%,较2017年提高了4个百分点,中国已超越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如果再加上石油,中国去年在能源进口方面,花掉了接近3000亿美元。

整个2018年中国的贸易顺差也就3500亿美元,中国在能源进口方面却花出去3000亿美元。这是什么意思呢?也就是说,中国用人口红利、环境成本等等维系的出口竞争力(贸易顺差),以及以此创造出来的外汇储备,绝大部分花在了基本没有技术含量的能源进口上。

这就好比一个充满智慧,且十分勤奋的人,在工作当中挣了很多钱,但这些钱必须要十分节约的花(国家层面就是外汇管制),因为钱必须攒下来购买维持自己生命的水(自己的地盘严重缺水),而水在另一个卖家手里仅仅是地下打口井,然后就可以永续的换走你的辛苦钱。问题是,中国还能维持多久的出口竞争力,还有多少低成本劳动力和环境可以消耗。

为了保证能源通道的畅通,以及满足中国的能源需求,中国还需要更大的政治军事投入,以至于经常被一些政局不稳定的产油国讹诈,还不得不支持这些国家,使得外交政策等不同程度的陷入被动情况。

可以说在能源进口上,中国不仅付出了每年数千亿美元的真金白银,还付出了更多看不见的政治声誉等隐性成本。更麻烦的是,纵然中国已经成为全球原油进口第一大国,原油等市场的定价和议价权,都还没有掌握在中国手里。在能源市场,哪怕是5%波幅的价格操纵,都可以让中国分分钟损失数百亿美元。

很多人认为,中国正进行着能源革命,新能源最终会取代传统能源,但请不要低估能源历史的漫长性,人类规模性使用煤炭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但依然无法摆脱煤炭依赖症,更何况取代如今被是视“工业血液”的原油。

被热炒的新能源汽车看上去不错,但中国截至目前,整个发电量里面,用煤炭的火电依然占比超过70%,你给汽车充了一度电,0.7度是烧煤换来的。

数据是不会骗人的,在新能源还没搞出什么名堂前,恐怕中国就已经扛不住了。2016年,原油进口只占中国贸易顺差的25%,而到了2018年,原油进口额占贸易顺差的比重飙升到了70%。

中国的贸易顺差从2016年的5000亿美元下降至2018年的3500亿美元,减少了1500亿美元,而2018年原油进口额正好比2016年高出接近1500亿美元,也就是说,如果2018年中国能够减少1500亿美元的原油进口,那么就能把出口竞争力(贸易顺差)维持在2016年的水平。未来中国出口竞争力的衡量标准,恐怕主要得看原油进口额了,而不是制造业水平。

另外需要注意,想用新能源替代原油来解决能源问题的思路,类似于人类不再重视地球的建设与保护,一心想着跑出太阳系去寻找新的地球,这比正在热映的《流浪地球》还科幻,还不太现实。

从中美当前贸易紧张局势,以及伊朗、沙特等主要产油国持续引发的整个中东政治纷争来看,未来的世界,依然是一个充满竞争的世界,大国之间的较量,是历史性的,如果没有战略资源纵深,中国就算再强大,也只类似于韩国或以色列,又或者是德国、日本的崛起,属于分工体系下的经济膨胀,难以摆脱对主导性大国的依附,因为中国不仅需要能源,还需要用美元去购买能源,想摆脱能源困局就已经很难了,更不要说“摆脱”美元。

解决方法不是没有,但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竞争对手不会无动于衷。

文/肖磊

更多独家投资分析,尽快关注肖磊看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