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新闻

特朗普发推文怼 美国传统老牌摩托企业哈雷戴维森的变革之路

因为中美贸易战的关系,去年哈雷就计划将工厂搬离美国。为此哈雷还被美国总统特朗普发推文怼:

川大爷在推特上称:“很多哈雷戴维森的车主准备抵制其生产活动转移至海外的计划。这非常好!大多数其他公司都在朝着我们的方向奔来,包括哈雷的竞争对手。(哈雷)此举非常糟糕!美国将很快拥有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但桀骜不驯的哈雷的依然我行我素。排除外部局势的影响,哈雷其实早就应该有所改变了。

哈雷戴维森(Harley-Davidso)诞生于1903年,由威廉·哈雷(William Harley)和戴维森(Davidson)三兄弟在密尔沃基创建。在100多年里,它经历了战争、经济衰退、萧条、罢工、买断和回购、国外竞争以及市场变幻的重重洗礼,扛住了所有的考验,成为了世界上著名的摩托车企业之一。

作为传统的美式机车品牌,哈雷一直是自由大道、狂傲不羁、原始动力和机械的代名词,哈雷摩托的形象已经深入全球车迷的内心。但面对日系家族“色香味俱全”性价比路线的围攻,和电动化大趋势的影响,哈雷的处境并不乐观。哈雷是世界的,但是现代的人们却不怎么看好,相对高昂的价格、老气的外观和笨重的大块头并不被大多数人所接受,为了不被边缘化也为了生存,哈雷在逐渐改变以往的格调,寻求新的发展。

据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哈雷车主平均年龄在25岁左右,而到今天,它的大多数购买者却年过半百,也就是说,哈雷真正做到了“伴随车主成长”,它的产品始终在卖给同一群人,并且随着它的客户一起在慢慢变老。用户的品牌忠实度没得说,但这对品牌的良性发展是有问题的。

于是全新STREET 750来了,这款“最不像哈雷的哈雷”寄托了哈雷很多心愿:希望用低价来发展一群年轻的客户,发展多元化的消费群体;希望它能改变城市街道被日本品牌占据的局面;希望它能拉低哈雷品牌的公众认知年龄……。

接着,哈雷摩托终于确定从2019年开始,正式拥抱纯电动型号摩托车,并夸下海口要在18个月之内开始贩售电动摩托车。这是整个摩托车行业迟早要做的,哈雷选择在电动摩托车这个市场还充满不确定性的时候开始切入,对它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也是一个全新的机遇。

在此期间,哈雷的情况继续不乐观,销量持续下滑,关闭密苏里州坎萨斯市工厂等,但这并不影响它变革的步伐。在传统的摩托车方面,最近哈雷的新车计划再度曝光,前段时间的三款概念车的全套设计图被外媒曝光。

第一款新车是一辆全新的长途冒险旅行车,将搭载一台1250cc的V双水冷发动机,该车有望成为哈雷首款长途拉力车,概念图中出现了前挡风、发动机护板,车身护杠、钢丝轮和高位排气等长途拉力车上常见的设计,在这个很火热而又竞争激烈的市场,晚到的哈雷能否占得一席还真不好说。

第二款更像是哈雷Sportster™运动者的替代款,和拉力车一样,将使用的是1250cc液冷DOHC V型双缸发动机。另外一款中量级街车,外形更加硬朗,风格向肌肉型运动街车靠拢,或使用975cc的中量级V型双引擎。值得注意的是,设计图的发动机部分用虚线标记,发动机本身不是设计的一部分,相同的外观下后期或有不同排量版本推出,从尾部的熟悉的防护装置可以猜到哈雷会将新车销往印度,作为世界第二大人口大国,摩托车的需求量巨大,这是一个大市场。

不管是STREET 750还是电动摩托\还是频繁的新车曝光,能明显感受到的是哈雷在加快变革的脚步,这对一个传统的百年老牌企业来说很有必要,也不容易。文化和传统是一方面,有改变才有进步,有创新才能生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