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新闻

想当年|《猖獗的赛车》:10年前的宁浩

编者按:这里是一个怀旧剧场。

十年前,黄渤第一次在宁浩导演的电影里出演一个叫做“耿浩”的角色时,还是在电影《疯狂的赛车》里头。《疯狂的赛车》最终票房突破一亿元大关,在当时可谓是大获成功。时移事易,宁浩今年的贺岁档电影《疯狂的外星人》票房已经突破18亿元,足以见得中国电影市场真真切切的增长。

《疯狂的赛车》海报

2006年,宁浩导演的电影《疯狂的石头》,创造了中国小成本国产喜剧电影的票房奇迹。《疯狂的石头》将大众文化与各种笑料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多数幽默对话取材于日常生活,在对道德倾向进行模糊处理后以夸张甚至扭曲的形式再现给观众,努力在电影中呈现出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情境,让观众在宣泄的同时感知命运的荒诞,在捧腹大笑之余获得体味一种感悟,有惊喜也有快乐,有无奈也有愤怒,故事紧凑,衔接连贯,情节精彩,出其不意,充满张力。

成功当然是一件可喜可贺的好事,问题在于成功之后必然会体会到更大的压力。有了《疯狂的石头》,市场和观众对宁浩的期待更高,无法满足观众的期待便是失败。

《疯狂的赛车》中王双宝(左)、巴多(右)饰杀手

《疯狂的赛车》原定名《银牌车手》,《疯狂的赛车》当然也很贴合电影的内容,但多少也能看出资本不肯放过任何一个赚钱招牌的意思。

从内容上看,《疯狂的赛车》受商业利益驱动的部分也比较明显。电影仍延续《疯狂的石头》多线索叙事的模式,基于市民生活创作故事,不忘人文关怀。在设置上比《疯狂的石头》更加复杂繁琐,情节的娱乐性和观赏性。比起《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在多叙事线索上的人物差异性更大,这种毫不相干的人由于机缘巧合阴差阳错拧在一条线上,制造出一串串好笑的故事,落差越大戏剧效果越强,也正是电影“疯狂”之所在。

《疯狂的赛车》中戎祥(左二)饰演台湾乌龙黑帮老大。2013年1月25日,43岁的戎祥因病去世。

电影《疯狂的赛车》主人公耿浩(黄渤饰)是一名职业赛车运动员,在一次比赛中以千分之一秒的差距败北获得银牌,并被黑心商人李法拉(九孔饰)诱骗喝下三无药品导致尿检不合格,被终身禁赛,师傅气到脑淤血下半身瘫痪。三年后,又被李法拉气到跳楼。耿浩火化师傅后没有足够的钱办葬礼,准备朝李法拉讨债。

李法拉策划杀妻夺财,花五万块雇来一对半路出家的杀手。杀手们打算扣下耿浩的货车制造车祸,中途被李法拉妻子收买。

九孔、董丽范饰演李法拉夫妇

与此同时,台湾乌龙帮一行四人来到大陆准备同泰国毒枭进行交易,泰国毒枭冒充泰国自行车选手蒙混过关。自行车比赛当日,耿浩与李法拉起争执,引来警察,乌龙帮撤退,泰国毒枭将毒藏于李法拉车内后准备逃跑,被李法拉雇来的杀手错认绑架……

李法拉误杀妻子,恰逢耿浩上门讨债,李将计就计将买凶钱交给耿浩,欲嫁祸给他。耿浩用钱置办高规格丧葬服务,意外发现被冻死的泰国毒枭,报案后发现自己已经被列为通缉对象,于是开始逃亡。中途遭遇乌龙帮,误将对方认为是丧葬服务人员。多条叙事线至此紧密缠绕在一起,直至逃亡的耿浩混入自行车赛并与多方势力展开生死时速的角逐较量……

徐峥(右)饰殡葬销售

回头看,十年前的《疯狂的赛车》在商业上是成功的,但并没有满足观众对于电影的期待,关于宁浩“自我重复”的批评声一浪接一浪。大众因《疯狂的石头》对宁浩期待过高,以至于《疯狂的赛车》在更大投资、更长制作时间的基础上没有和《疯狂的石头》拉开足够的距离,就无法满足观众的巨大期待。从这十年间发生的种种故事来看,承受观众过高期待已经成为在中国电影市场上崭露头角新导演职业生涯最重要的一课。

在宁浩“疯狂”电影中,一直保有一种叛逆的情绪,各地区方言取代普通话构成了电影最重要的声音,各式各样“歪瓜劣枣”型的演员取代端正俊美的男男女女成为电影中主要的人物形象,处在社会边缘和底层人群取代光鲜亮丽的办公室群体成为角色身份,《疯狂的赛车》里满是盗贼、奸商、毒枭、杀人犯,这些充满戏剧感的角色设置最终拧成在一条故事线中时也并未颠覆主流价值观念,这也是电影尽管叛逆仍然能获得多数观众认同的价值基础,“叛逆”的设定成为观众宣泄和释放情感、窥视社会多样性的窗口,它并不试图引发观众对社会现象的反思,只是对这些角色进行嘲讽和戏弄,以获取观众的欢乐,比起后续嘲讽穷人无知愚昧的某些喜剧电影强出许多。

黄渤饰耿浩

《疯狂的赛车》之后,被批判“自我重复”的宁浩将镜头和故事的书写转向了中国西部,试图跳出自己的“舒适圈”挑战更多可能,后来《无人区》经历的种种波折许多观众想必还记得。如今《疯狂的外星人》告诉观众,十年前的宁浩似乎又回来了,“疯狂”仍在继续,观众仍然乐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