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新闻日记

四十年前,我军高效毁坏越军“地下妖怪”

四十年前的今天,一场震撼世界的武装行动在中国西南方向打响,为了惩戒屡屡犯边、扩张成性的邻国小霸,刚刚和国家一起告别动荡、拨乱反正的人民解放军,肩负祖国和人民的重托,扬眉剑出鞘,发起正义的自卫反击,有力捍卫了尊严与和平。

当很多人用情怀与感悟去理解那场远去的战火时,我们不妨回归本真,了解人民子弟兵在经历“十年浩劫”后如何摆脱羁绊,奋勇冲杀,就像影片《芳华》所形容的那样:“祖国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我们的身影!”当年在广西、云南边境线南北纵深50-100公里范围内尽是崇山峻岭和坚固设防城镇,尤其这个对中国战术特别了解的对手早就暗地里修好针对我们的军事设施,尤其他们在抗美救国战争中广泛应用的坑道设施密密麻麻地摆到原本和谐宁静的中国边城对面,成了解放军必须拔出的“魔鬼毒牙”。

(这是当年中国边境口岸河口县(画面右侧)与河对岸的邻国省会老街的风貌,请注意连接老街与河口的南溪河友谊桥处于断裂状态,这是对方自行炸毁了己方一侧桥面,并且将面朝中国一侧的城镇房屋均被改造成工事,枪口全部对准中国方向。从1976年起,像河口这样的中国西南边境城镇频繁受到枪炮袭扰乃至人员越境破坏,是可忍孰不可忍,1979年2月17日凌晨5时,中国边防军终于发起了正义的回击!)

(1978年,敌军总政治部下发的《关于新形势与新任务教育提纲》原件,里面用“X反动领导集团”的字眼指代中国。1976年开始,对方把曾经无私帮助自己反击法国、美国侵略的中国列为头号假想敌,1978年1月出版的敌军总政治部绝密文件《关于新形势与新任务教育提纲》更是用“X反动领导集团”的字眼指代中国。在这一背景下,敌军重兵集团逐步向北部聚集,一系列针对中国的军事设施建设也进入高潮,尤其坑道设施占了多数。)

“集体坟墓”

1979年2月17日凌晨5时,至少30个师的中国军队迅速越过边境,与躲藏在防御工事中、具有丰富作战经验的敌军开始激烈交战。解放军的作战目标是攻占敌人北部三个省会城市老街、高平和谅山,此外还对敌人沿边境一线的约25座较小市镇实施袭击或佯攻。解放军最终攻占上述三座城市,但敌人5个师的正规军和地方部队也使解放军在人员和物资上付出一定代价。3月5日,中国在解放军攻占谅山后宣布撤军,此后的作战行动又持续了10天,中国最终于3月16日完成撤军。

在实战过程中,解放军遇到大量敌军坑道及其附属地下工事,并对它们有了一定了解。据解放军参战军官石介昌介绍,敌军在云南河口当面的重镇——老街构筑了完备的地下防御工事网,其中5号高地是核心支撑点,那里是老街城的制高点,远看只是一个山包,实际上却是拥有庞大地下设施的坚固堡垒,建筑面积共约1500平方米,可容纳1000多人,工事顶部的混凝土防护层厚达15米,有9个水平和垂直的进出口,工事内的地下坑道全长550米,上下三层共有25个屯兵房间,有螺旋式楼梯衔接。工事内还有一个大型蓄水池,以利长期坚守。除了5号高地采用混凝土工事外,老街其他高地基本采用土木结构,大多为三层横木加三层土,每个高地都有环形战壕,支撑火力点形成交叉火力,高地与高地之间有交通壕衔接。老街城内面向中国一侧的房屋均挖有射击口,院落间有坑道连接。

解放军发起老街攻势后,把主要矛头对准5号高地,首先派出一个营封锁了5号高地的几个出口,里面的敌军竭力顽抗,解放军发现他们使用手中武器较为熟练,惯于近距离开火和短点射,并注意迅速变化射位,一旦火力点被摧毁和发现被包围的不利情况,他们就分散钻入坑道隐蔽,以防被全歼。不过,解放军炮火之猛烈就如同当年的美军,完全切断了5号高地与其他据点的联系,战斗持续到第二天,5号高地的崩溃已成定局,解放军试图通过喊话让敌军出来投降,结果却换来几颗手榴弹。无奈之下,解放军动用大当量炸药,将整个高地变成敌军的“集体坟墓”。

比尼炮台的末日

与老街5号高地的情况相似,位于广西平而关以西1000米对方境内的比尼炮台也是附带大量地下设施的据点。它海拔195米,东临奇穷河,与中国平而关隔河相望,原为法国修建的混凝土炮台,表面积土1米多厚。1976年对方以中国对敌后,敌军第123团一部在比尼炮台加修了坑道、暗堡、盖沟等,组成以炮台为中心的永备防御体系。为防止中国军队进攻,敌军在炮台山腰到顶部构筑了两道环形堑壕,一道断续堑壕,构筑土木结构的地堡和掩蔽部,堑壕、地堡和掩蔽部以交通壕连接,前沿设置有密集的雷区、竹签及蛇腹铁丝网,敌军配置有82毫米迫击炮、60毫米迫击炮、DShK-38型12.7毫米高射机枪、RPG-7型40毫米火箭筒等,火力配系较严密,构成直射、曲射、斜射、侧射交叉火力。

为了拔掉这个“钉子”,同时又避免部队正面进攻所带来的伤亡,1979年自卫反击战开始后,中国第54军决定以炮击这一“非接触方式”摧毁比尼炮台。3月1日7时,该军第161师炮兵团9连连长随南宁军分区副司令员到现场侦察敌情,给各炮位划分射击区域和任务,明确射击方法与阵地位置:一、二炮在272高地东侧占领阵地(编为2号阵地),负责摧毁比尼炮台左侧坑道工事,压制敌军侧射火力,阻敌溃逃;三、四、五、六炮在191高地北侧占领阵地(编为1号阵地),负责摧毁正面敌军工事和地堡。同时,9连在191高地南侧无名高地开设观察所,与两阵地间沟通无线电联络,统一指挥两个阵地战斗,同时明确此次战斗中不出动步兵。

2日11时,9连主力由巴丘出发,为隐蔽接敌,特意用布条、橡皮包捆容易发出响声的部件。17时30分,一、二炮在离2号阵地约1公里处,三、四、五、六炮在离1号阵地约550米处停车摘炮,利用夜暗和中国边防部队正常广播做掩护,在民工协助下将火炮推上山丘。至3日凌晨4时,一切射击准备完毕。3日8时,9连开始对比尼炮台展开破坏射击,一、二炮首先摧毁炮台南侧的敌军兵营,为摧毁炮台扫清了射界。接着,一、二炮向坑道口打出了16发炮弹,切断了敌军退路。同时,其他各炮先后摧毁了已发现的敌军地堡,然后集中火力炮击比尼炮台和地下工事群。为加大射击效果,9连采取榴弹与穿甲弹相结合的方法,先用榴弹瞬发、短延期引信将敌军地下工事的表层积土炸开,然后用穿甲弹破坏混凝土部分,再用榴弹炮杀伤内部的敌军有生力量。至15时,比尼炮台被完全摧毁,长达170米的地下工事群成为废墟,约80名敌军葬身其中,而9连共耗费炮弹526发。

搜剿藏身洞

当战斗进入后期阶段,被解放军打散的敌军部队(尤其是精锐的特工队)往往隐蔽到战前城镇村落四周修筑的许多藏身洞里,伺机出来袭扰。这些藏身洞既有单独设置,也有2-4个为一组,间隔10-30米。如果解放军搜剿部队靠近居民点时,他们要么藏身洞里,等待解放军离开,要么个人和成组实施袭扰,埋设诡雷,观察解放军动向,遇有追赶时就立刻藏起来。据解放军参战官兵回忆,敌军藏身洞的数量要比实际作战人数还多,藏身洞一般可容纳1-6人,大多分布在建筑物废墟、竹林灌木丛里、溪涧和沟渠岸边、猪圈里、肥料堆下、坟地中,或者解放军本不想搜索的地方。解放军曾在东溪附近发现过一种奇特的敌军藏身洞,它就建在池塘的河坝中,里面能容纳1-8人,洞口略高于水面,其坑道与水面持平或低于水面。

我军俘虏越军特工

1979年2月24日,解放军第41军顺利占领高平后,敌军第346步兵师(又称“高北师”)主力被歼,但大批散兵游勇仍在市区活动,特别是敌军第246团特工队依托高平机械厂既有的地下藏身洞设施,采取昼伏夜出的方法,经常对守护市区桥梁的解放军分队进行袭击。不久,解放军第54军接替第41军的防务,着重加强高平地区搜剿敌军残余的力度。

3月5日凌晨4时30分许,两名敌军特工故伎重演,趁夜进至平江左岸1号桥桥头侦察,被第54军第480团第7连哨兵发现,他们仓皇逃向高平机械厂方向。高平机械厂位于当地1号桥西北300米平江北岸,江边长满竹林和香蕉林,看上去倒像是一片废弃的烂尾楼,孰不知敌军特工队却在机械厂内构筑了一条以竹木和积土掩盖的地下盖沟,成“丁”字形,东侧、西北侧和南侧各有一个洞口(解放军地图编号为1、2、3号洞口),1、3号洞口分别隐藏在两座坚固的小砖房里。

天明时分,解放军第7连副指导员和2排长率领4、5班对机械厂展开地毯式搜剿,当5班搜到电焊房东南侧时,发现小砖房下有一盖沟洞口,5班长为侦察洞内是否有敌,即令机枪向洞口射击,不料躲在小房内之敌突然以步机枪射击,导致5班长阵亡,全班被压制在洞口附近。4班听到枪响后,立即赶来增援,当进至电焊房东侧时,发现有一条长约15米的A形盖沟,4班长进盖沟侦察,当场毙敌两名。此时,敌军特工持续从1号洞口向4、5班射击,2排长断定藏在洞内的敌人较多,遂一面控制洞口,一面派人向连部求援。

7时50分,7连长率1、2班和3具火箭筒、3部火焰喷射器赶到厂房北侧,他发现厂办公室南侧和宿舍东西侧小砖房内还各有一个洞口,连长遂决心“先围后歼”。8时10分,连长组织攻击2号洞口,先以一挺机枪在宿舍北侧占领阵地,用火力封锁洞口,尔后以火焰喷射器向洞内喷火,并亲自向洞内投掷两颗手榴弹,完全摧毁了2号洞口。接着,连长又携带一具火箭筒在宿舍南侧向3号洞口和小砖房进行攻击,由于地势低洼,火箭弹未能打进洞内。此时,连长发现3号洞口左上方约10米处有一段盖沟突出,并有部分木棒和竹竿暴露在外,即令火箭筒向该地段射击,接连发射4发火箭弹,将盖沟顶部打塌,尔后令火焰喷射器向炸塌的盖沟内喷火。此时,4班对1号洞口也发起了攻击,但洞口比较坚固,未能摧毁,连长立即向团部申请82毫米无后坐力炮支援。

8时30分,两门无后坐力炮到达厂区,为防止误伤,解放军各步兵班后撤40米,恰在此刻,一名敌军特工从3号洞口向西北逃窜,被一班战士击毙。无后坐力炮班占领阵地后即开火射击,将3号洞口和砖房摧毁。8时50分,解放军炮火停止射击,各班在火力掩护下以炸药包将所有盖沟和洞口全部炸毁,敌人被活埋在洞内。至9时10分战斗结束。

战后销毁

在达成既定作战目标后,解放军于3月初开始撤回国内,为防止敌军继续用原有军事设施,解放军对敌人重要军事设施和各种战备仓库进行集体销毁,其中地下设施是主要销毁对象。

1979年3月2日至11日,解放军第54军第160步兵师工兵连相继对设施敌军省会城市高平的军事设施展开全面破坏作业,原法国殖民军修建的长约2000米的钢筋混凝土永备坑道及其火力工事成为爆破重点。据当事人回忆,根据目标多少与分布情况、地形条件,中国工兵连编成警戒组、爆破组、运输组,警戒组负责打击敌军特工队袭扰,防止己方人员进入危险区,兵力多为一个班;爆破组负责装药点火,由熟练作业手担任;运输组负责运送炸药、火具或其他爆破器材,其兵力视任务而定,一般为1-2个班。对敌军坑道爆破,装药点选择在口部和通风口位置,由于装药位置正确,解放军既节约了炸药用量,又取得了较好的爆破效果。

(感谢田聿先生供《联合防务》专稿)

《联合防务》纪念呈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