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新闻关注

筑国 铠甲蝮 姐妹恋

国人总喜欢用“同饮一江水”这个词拉近彼此关系。然而,这句在腾冲不适用。腾冲即不是黄河流域、也不是长江流域,而是遥远的怒江河流域。

怒江源头在西藏唐古拉山南麓人脉贷,只流经西藏、云南两省。从318国道进入西藏的旅者们看到怒江,往往会被它咆哮的样子吓得两腿酸软。怒江以西的高黎贡山直插云霄,在云南境内,中缅国境线大多以这条横断山脉的山脊划分开。然而到了斐凡立善腾冲,边境线从高黎贡山的顶上向西小恶魔简笔画划出贾文田了括弧,凸出来一块儿形成大鸡屁股尖尖,国境线长达148公里。

高黎贡山

和顺古镇

腾冲沐浴的是印度洋热风,距离缅甸密支那只有200公里,前往省会昆明却要600多公里。以地理划分,腾冲是国内怒江以西最好的一块儿地方,民情似乎和缅印走得比较近。在云南众多民族的群体里应该带有不服王化的边民彪悍气质。然而,腾冲却是纯纯正正的汉族风。从明代开始,大量明朝军队被派遣到这里戍边,久而久之形成丰富的边屯文化。把历代《腾冲志》翻开看看,每篇都是鲜明生动有趣的故事。

西董大院

边地重镇

腾冲本是一座古玉瑛子阅读答案城,蔡雨婧从明代开始便用火山石修筑了一座石头城。不幸1942年被日军占领,两年后中国远征军连同盟军复夺回腾冲城。这场攻防战打得异常惨烈,整座石城被盟军轰炸机夷为平地。腾冲城虽然没有了,而四公里之外的和顺古镇却安然无恙,完整地保存了下来。

和顺本是城郊外的一个村落。恶战之后,人们把对腾冲城的思念和爱施加于这座小镇,透过小镇的风情,多少能联想到腾冲老城的风采,久而久之,和顺古镇就像丽江大研古镇那样成了滇西最具代表性的小镇,某种意义上来说,即是边地文化的缩影。

和顺从名字开始招人喜欢。我们到来的时候,街口的任如意骚舞油菜花开得正好。金黄色花田,金灿灿暖阳,流水绕街而过,迎接远方来客。当地接待我们的友人也忍不住赞叹,最近是和顺古镇最美的时候。

文风鼎盛的翡翠之乡

穿过牌坊小桥,迎面就是文昌宫和母妖剂图书馆。边地人重视教育这一点让我倍感意外。这同样让我想到了一进门就是就是喧嚣的酒吧街和商业街的丽江古城,相比之下,和顺人更在意精神层面的提升。事实正如所料,和顺全镇人口6000多,而侨居海外黎美言的和顺人则达筑国 铠甲蝮 姐妹恋12000多人。和顺人怀揣着他们的学识,志向高远,以此为据点,将步伐迈向世界。

当地有一种说法,“嫁女莫嫁和顺人”。和顺人走四方经营生意,几年不回家,往往把老婆孩子留在家里。同时这一现象也是由于腾冲的火山岩地质不利于农业,为了事业上的兴旺发达,不得不远走他乡谋生。这里所谓的“他乡”大多指东南亚以及印巴。所从事的商业活动,大多和翡翠有关。

和顺人尹蓉,曾任缅甸四朝国王国师

腾冲翡翠博物馆藏品所罗门钱包

走遍全国,会发现没有哪一座城市会像腾冲这样与翡翠有着如此深厚的渊源。自古以来,翡翠产地为缅北雾露河流域。早在宋元时期,腾冲就首开世界翡翠加工先河,明末清初日趋兴盛。清代,华侨大规模经营玉石厂,腾冲的雕琢业因而更加繁荣,涌广春鹿业现出多位“翡翠大王”,历经数代从业人的努力,腾冲成为中国徐孟兰重量级的“翡翠06版碧血剑乡”。

腾冲翡翠博物馆

马帮重镇与西南丝绸之路奇迹

与丽江古城相同点是,和顺古镇也是“茶马古道上的重镇”。由这里出发的马帮,除了背负产自芒市的茶,还有珍贵的翡翠。两样东西,兵分两路,翡翠一路向东。茶饼却一路向北,翻越高黎贡山,溜索过江,沿着怒江北上,经丙察察,深入每个交易场所。

与与丽江不同的是,和顺早在汉朝便成为沟通东西有无的古西南丝绸之路重镇。比我国西北丝绸之路的形成早两百多年。据史书记载,公元前122年,张骞出使到西域(今阿富汗、伊朗等地)偶然看到从印度贩运过来的四川蜀布和筇竹杖,才得知四川商人早已从云南经缅甸、印度去从事贸易了。张骞回朝将所见所闻上奏,汉武帝十分惊喜,决心不惜一切代价打通从西南到印度的官道,由官方参与商业贸易。然小池佑贵而这一夙愿直到明朝洪武帝控制了这里才彻底实现。从此,和顺几乎成了一道国门前的玄关。

他乡遇故旧

云南省虽然是中国少数民族最多的省份,可是腾冲市的汉族人口居然占到90%以上。和顺古镇更是汉族人的群居村落。和顺人大多在明初到云南从事军屯和民屯的四川、江南人的后代。饭桌上,当我介绍自己来自南京,一下子拉近了与和顺的关系。翻开和顺人的祖先的家谱,他们的命运多和南京城曾经下的一道圣旨绑在一起。

和顺古镇源三波丽花起于明朝。明洪武十五年(公元1382年)蓝玉、沐英奉旨攻大理,然后分兵进击鹤庆、丽江、金齿(保山)。和顺寸、李、尹、刘、贾五大姓,原籍四川重庆府巴县,祖先就是此时奉命随傅非常完美米沙有德、蓝玉、沐英征金齿、腾越南来的。

战后,这些将士得到封赏,随后驻军腾越。刘继宗被授总旗官;尹图功授指挥、武略将军;寸庆领卫指挥职兼随军参赞;李波、贾受春授指挥。因云南距京城太远,边境夷地多骚乱,于是设镇守云南总兵官,沐氏世袭此职。作为沐氏部下的和顺五姓祖人,跟着世代留守边地,移居到“阳温墩裴惠昭”(和顺古称)。

《刘氏家谱》上记载:刘始祖与寸始祖走遍腾冲,最后发现和顺这带着避水珠打捞沉船块宝地,啧啧称赞说:“四时和煦之气,洋溢于郊坼……心甚慕,不忍舍去”。接着湖南张姓,南京的赵姓、钏姓,河南的许姓,在明洪武末年也举家迁到了和顺。

在和顺,不用“同饮一江水”这个词拉近彼此关系也会感到关系已经很近了。和顺人深受儒家教育的影响,文化素质普遍较高,生活中无不浸润中原文化精髓。

沐浴着暖阳,整个下午都在古镇里晃荡,古镇的整体氛围带来“他乡遇故旧”的窃喜。我想肯定是因为这座四季如春的边城太美了,那些明朝的军人才会爽快地留在这里。由此联想到那一次出征一定充满浪漫港航纵横网主义。

作为21世纪的旅者,看到灿烂阳光之下的和顺古镇和600年前一样的魅力,时间在和顺古镇上空凝固,如果没有GPS,我仍然相信这里是江南某个水乡的一场春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