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新闻关注

辛弃疾最“不务正业”的一首词,明明是豪放派,却婉约的不像话!

辛弃疾,算得上豪放派中扛把子之一。但百炼钢,终究还是要变成绕指柔。

他的一生称不上平坦,有着明确的目标并且一生坚定追逐目标的人,一生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不平坦。

平坦的人生路可能是散步漫游,哪里平坦去哪里;追梦的人那,心中有一块地方,只愿意走直线。

辛弃疾一生心心念念收复中原,为此愿挥洒热血,马革裹尸。可惜朝廷软弱,宋朝积弱,统治者们被江南的山水消磨了斗志,忘却了耻辱。任由金国在北方作威作福。

辛弃疾不服啊,意难平啊!堂堂七尺男儿,又逢乱世,不能提三尺剑立不世之功勋,为国家雪耻,这一生简直就是枉活!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放到他身上也是合适的吧。

可惜啊,无权,无兵,无钱,却有着朝堂之上一群多嘴多舌忙于嘴炮,做着太平梦的文官。可悲啊,耻辱洗不掉只能被刻在国家的历史中;梦想实现不了,本该握剑拿兵书,指挥千军万马的手,握了锄头。

于百折不挠的上书请战,被贬谪,被赋闲的间隙中,辛弃疾拿起了笔。

他心中装载的情绪太多了。并称为“济南二安”的另一位李清照曾写到“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又要几只这样的船,才能装下辛弃疾收复中原的梦和心中的一切呢?只有沙场装得下,他应该闪耀在每一个战士的戟尖,在每一次剑光闪烁的时候,碰撞出激昂的光辉。

但是做不到,只好让它们闪烁在纸上。

读一下下边这首,谈谈你看到的辛弃疾吧。

青玉案·元夕

宋代:辛弃疾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首词的出彩之处就是下阕的最后两句了。前边的写景虽然新而秒,但下阕的光辉实在太耀眼以至于写景铺垫不再那么重要,那个灯火阑珊处的人,已成为中华文化的一个符号,代表着那些清高自傲,怀才不遇的人们。

王国维于《人间词话》中提到人生的三种境界被现在的人们奉为圭臬。其中的第三种境界就是“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想象过那种情景,为了一个心心念念的人,在灯火繁华的大街上寻找了一整夜,最后精疲力尽却在灯火阑珊的地方见到了触动自己的身影。知道她就是自己这一生要寻找的人,知道她就是另一个自己。

这种情形自从被写出来,就不止一次的出现在人们的梦里。作词到这种境界,也称得上一绝了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