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新闻关注

途宽易租车,宜宾县柳嘉职业中学校,官苑八号

这篇文章不是 iPad Pro 的测评,不聊参数,也不客观,仅从我个人的主观角度聊聊我对于 iPad Pro 的看法。

苹果为 iPad Pro 拍摄了一个广告片,当广告结束,主题 What‘s a computer?被抛出后,一下子就掀起了轩然大波。科技圈的人建树造句们都纷纷跳出来指责那些妄图用 iPad 取代电脑的想法或者说法。

从第一代 iPad Pro 发布时起,关于这台设备是否具备生产力的争论一直都没有停止过。以至于我在纠结要不要买刚刚发布的新款 iPad Pro 时也受到了不少朋友的「劝阻」,理由无外乎以下几种:

  1. 买了它以后,你会发现你又买了一个大充电宝?
  2. 你有 3 台 M刘剑去向ac 了,还有时间去用它么?
  3. iPad Pro + Apple Pencil + Smart KeyBoard 都快一万块了,买点什么不好?
  4. 它不过是一台娱乐设备罢了,没有生产力可言的。

当然,大家都知道,我决定的事情不是那么容易被其他人改变,所以,对于这些劝阻,我只笑笑宫心谋之庶女皇妃,不会太过在意。

划分设备的「责任区」

划分设备的「责任区」是我一直在坚持的一个原则。

我想买 iPad Pro 的理由很简单,我现在几乎没有什么「移动办公」的需求,在家里有一台性能足够强大的 iMac ,在三孚地暖公司用着一台 2015 年款的 MacBook Pro 15’ ,还有一台用以临时出门时备用的 2017 年款的 MacBook Pro 13‘ 。但是,更多时候我出门仅仅是想去书店或者去咖啡厅待着,只需要完成轻度的网页浏览女婿爱上丈母娘、阅读以及影音娱乐,完全不需要用到像 Mac 这样的「专业级」设备。所以,iPad Pro 就成为了我考虑的目标。

这几年之所以一直都没有入手 iPad Pro ,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 iOS 12.1.1 之前的系统输入法并不支持小鹤双拼,且连接物理键盘的时候只能用系统输入法,这就导致我在这台设备上的文字输入遇到了一个很大的麻烦。最近 iOS 和 macOS 的更新中终于增加了小鹤双拼,最大的障碍也已经不在了,所以我才考虑要买一台,在它上面建立我的工作流。

我不是盲目跟风的大众用户,我非常清楚我需要一台 iPad Pro 来干什么。所以在这里,我也可以很负责任的对 iPad Pro 这款产品下一个结论:至少在 3-5 年内,iPad Pro 依然不能算是抓根宝是什么意思一台「专业级」设备,也没有办法威胁到 Mac 系列的地位,它对大多数人来说,只能算是一台内容消费设备,只不过是在少数人手里拥有那么一点点微不足道的「生产力」罢了

在购买 iPad Pro 之前,希望大家能够想明白自己的需求以后再决定是否购买。

苹果的困惑:交互割裂

我买过赵赛坡老师的 《iPad 生产力指南》,里面讲述了赵老师这几年将 iPad 作为主力设备的使用心得,让我这个之前从未和 iPad Pro 有过「亲密接触」的门外汉对这台设备充满了无限的向往。

这两天拿到 iPad Pro 以后,它给我带了很多的惊喜,比如超高刷新率的屏幕,能够「立在桌面上的 ID 设计」 (昨天和 Mok 展示这台设备的时候,我说,这是市面上在售的为数不多能够不借助其它支点就能立在桌面上的设备之一了)。由于我不会画画,所以 Apple Pencil 我拿到手后一次都没有用过,比较可惜的是,我还没有 Sma综欧皇草总rt KeyBoard ,所以这篇文章是使用「秒控键盘」敲出来的。

iPad Pro 从诞生至今,一只都有最强 iOS 设备的称号忆沐强宠记。想要成为一台足够专业的设备,iPad Pro 肯定是需要迭代出一套高效且专业的交互方案。但是目前为止,它还是没有跳出 iOS 原本的限制,或者说,是苹果自己也还没有想明白这套交互方案到底该如何设计。

经常会听到有人说自己家的小孩在没有人教的情况下拿起 iPad 或者手机就能玩起来。这是因为 iOS 的交互设计的宗旨就是让用户不需要学习,上手即可使用,所以它才能够受到这么多家庭的欢迎。

而当 iPad 被加上了 Pro 字样,意味着苹果希望它能够承担一部分的生产任务,这时候它就不可避免要面临一个严峻的问题:诞生才十年出头的 iOS 「触控交互」,如何去挑战桌面设备迭代了几十年的「键鼠式交互」?

很多人用 iPad 看书看剧的时候会双手握住它,用 Apple Pencil 画画时会将它平放在桌面上,用它码字的时候会将它像一台笔记本一样立在桌子上。我这两天都使用 iPad 的时候,会刻意把 iPad 能够完成的事情都放在 iPad 上来做。结果发现,在一些场景下上它真的会比 Mac 有效率,但更多的场景下它会变身为一个矛盾纠结体,例如:打开微信或者 iMessage 点开朋友的对话框想要给朋友发条消息,你会发现这个时候敲键盘是没有用的,必须要抬手去触摸一下输入框,才能启动键盘。

iPad 的使用场景真的是太过丰富,加上它的横屏竖屏场景的变化,也会影响到 app 的使用体验和交互方式。所韩暮雨以当你使用一段时间以后就会发现,这样的矛盾式交互几乎会出现在 iPad Pro 的所有使用场景。

好的产品猫系男观察日志应该是不需要用户去学习的,它应该有足够的宽容度和适应用户的能力。但显然,目前的 iPad 还无法做到,所以它在某些方面并不能算是一台「专业&高效」的设备。

我在使用 iPad 的过程中遇到的这些交互问题并不是不能克服,无非就是多抬手几次罢了。

每一款 app 对于 iPad 的适配程度都不一样,这就导致 app 的体验也会有天壤之别。我作为一名软件产品经理,如果让我去适配这样的我的尤物老婆一款硬件产品,我也会觉得比较头痛,因为它的交互太过割裂,使用场景太过丰富,加上各种横竖屏切换,学过排列组合的人都应该知道,这么多的场景和功能结合的时候,会产生多少种的交互方式,真的太难了。

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年来第三方 app 在 iPad 上做得好的屈指可数的原因吧。以至于直到 2018 年年底,大多数人在 iPad 上能够获得的最优秀的体验依然是 iPad 诞生时就已经做得足够好的的影音娱乐功能。所以我才会说它依然是非常优秀的内容消费设备。

但,上述遇到的所有问题都不能直接说明琼明女神录 iPad 是没有效率 or 生产力的。

这篇文章的全部文字编辑都是在 iPad Pro 上完成,甚至包括将文章发布到公众号和博客。所以,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我的写作工作流基本上可以脱离 Mac 完全在 iPad Pro 上完成,只是效率可能没有在 Mac 上那布温巴之魂任务怎么做么高。

我拿到 iPad Pro 的时间只有两天,想要充分利用 iPad Pro 可能还需要一段的时间。但这不妨碍我将脑海中演练已久的使用方案放它身上试验并实施。未来,我还会更加重度地使用它,并将它融入到我的工作流当中。

只有少数人拥有效率

我记得 JailbreakHum 在 Url Schcems 那篇文章中说过:

用原生 iOS 的人分两种,懂 URL Schemes 的和不懂的。前者是「魔法师」,后者是「麻瓜」。

而在这里,我想说 iPad Pro 只是在少数人手里时才拥有「生产力」,更多时候,它不过是一台无处发力的性能猛兽罢了。

iOS 的效率用户喜欢自称为 Power User ,早些时候我不喜欢也不赞同这样的自我标榜。但当我自己成为一名产品经理接触到足够多的用户以后,竟然渐渐开始认可途宽易租车,宜宾县柳嘉职业中学校,官苑八号这个称呼了。因为这些人是真正的开拓者。

他们会因为 Mac 系列全部更换为 USB Type-C 接口对苹果口诛笔伐,但最后他们还是离不开苹果给他们构建的「生态系统」而为这一时的阵痛去埋单,因为苹果全家桶真的太过高效了。

而相对比较业余的用户会对设备的价格斤斤计较,会贴膜戴套,给设备提供充分保护,生怕碰了磕了,供菩冷王绝宠之女驸马萨一般「供养」着设备,甚至经常会说 Android 那么便宜,能做一样的事情之类的话。这些人的认知迭代速度往往是比较慢的,所以,iPad Pro 对他们来说也就没有啥用了。

真正的 Power User 是不怕辛苦的,他们会因为想要提升那么一点点的打字速度而去忍受学习双拼和五笔带来的不适,强迫自己去形成肌肉记忆;为了双手不离开键盘,会去定义键位、学会整套的快捷键以及学会正确的使用键盘的「指法」。

iPad Pro 也许并不适合在专业的团队中作为主力设备,它应该更适合做雅阁一些正式工作之前的「准备工作」,例如记笔记,画草图等。

写到这里,我在思考这样的一个问题,桌面电脑的发展,到底是产品驱动,还是用户驱动?

我想,一方面是产品不断迭代,另外一方面是那些敢于尝鲜的人、拥抱变化的人去传播这种「先进」理念的结果。用户的认知程度决定了这款产品的市场表现,为了更好的市场表现,开发商也要拿出更优秀的产品。所以,这应该是一个互相作用的结果。

也许这个答案并不准确。但我想没有任何一款产品刚刚出现的时候就能够说得上「专业」,正是因为有那么一批勇于「吃螃蟹」的人,才有了这些年计算机的飞速发展。

就像在大概十蜀山雷神年前,我们从键盘手机迁移到智能触屏手机这个过程一样,是产品和我们这一代人混在一起产生反应的结果。软件、硬件、交互、设计,都在不断迭代。「迭代」这个词对我们这代人也形成了非常巨大的影响。

大众之所以大众,在于人们对它的认知程度高,在于它开发的程度高;而小众、或者说少数派,之所以一直有人坚持在维护它,就是因为它有可期的未来或者说有它独特的魅力。伴随着技术的进步和历史的发展,总有一些少数派能够走上历史的舞台。

小众成为主流的甜头是大家共享的,而辛酸艰难的过程只有这一些「少数派」们自己才知道。当然,他们的收获一定会比那些享受成果的人多得多。

最后

身边的朋友们在谈论 iPad 的时候,经常会提到一巨奖之享受人生个词就是「没卵用」。

上周五,同事问我 Bear 和 Ulysses 你觉得哪个更好?我说,它俩不是同一类型的产品,产品的侧重点h2o沙中足迹不一样,这样对比没有意义。这就好比总有人会拿 iPad Pro 和 Mac 进行对比一样,这不就是以固有的思维去进行一场没有「悬念」的对比么?怎么比都不会赢,也没有意义。

即便 iOS 已经更新到了 iOS 12 ,但iPad 依然存在很多的问题和弱点。我想它给我带来的割裂感应该不止于动摇我将它作为移动生产力设备的决心。你要知道,用它写一篇两千多字的文章,并且顺利将文章发布到自己的博客和公众号之后所带来的那种成就感是无法言表的。

这篇文章只是我拿到同事借给我的 iPad Pro 两天以后产出的一份简单的汇报。在写这篇文章的过程中,cookawu我终于忍不住下单了。所以,更多关于 iPad 工作流的文章,留在后面我自己的 iPad Pro 以及 Smart Keyboard 到手以后慢慢再和大家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