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新闻关注

刘璇,吗,凑莉久

长者之风

军事家有别于寻常将领的原因是他们拥有自己的军事思想,拥有军事思想才能建立一套有效的军事制度。士兵和部将肯不肯为将军效力,什么样的编制能让部队作战更灵活,这才是大将需要考虑的事于汝民情。东汉末年诸侯以募妈妈的朋兵制崛起,大多数人凭着财力、名声拉拢自己的部队,为了生存或功业集结在一起,大多军队缺乏法度。董卓、李傕、郭汜、吕布、公孙瓒等人的军队战斗力很强,可一味的烧杀抢掠使他们的军队无法长时间保持高战斗力,他们只精通各种战术打法,一旦军队受到流言、饥渴、威吓、离间等计策摆布就容易溃散。

《三国志》:权以兄策女配逊,数访世务,逊建议曰:“方今英雄釭跱,财狼闚望,克敌宁乱,非众不济。而山寇旧恶,依阻深地。夫腹心未平,难以图远,可大部伍离焰明火珠,取其精锐。”权纳其策,以为帐下右部督。会丹杨贼帅费栈受曹公印绶,扇动山越,为作内应,权遣逊讨栈。栈支党多而往兵少,逊乃益施牙幢,分布鼓角,夜潜山谷间,鼓噪而前,应时破散。遂部伍东三郡,强者为兵,羸者补户,得精卒数万人,宿恶荡除,所过肃清,还屯芜湖。

会稽太守淳于式表逊枉取民人,愁扰所在。逊后诣都,言次,称式佳吏,权曰:“式白君而君荐之,何也?”逊对曰:“式意欲养民,是以白逊。若逊复毁式以乱圣听,不可长也。”权曰:“此诚长者之事,顾人不能为耳。”

此正是孙子所言的兵者国之大事以及五事七计。

在三国时期论治军水平首推曹操、诸葛亮,曹操军法严厉,动则就使用重刑,这是他在乱世中控制人众最直接的手段。诸葛亮赏罚并重,骨子里是法家一套,倾向于严法治军。这两人建立的部队战斗力在三国数一数二的强悍。诸葛亮以正兵闻名后世,曹操精通虚实之道,对自己部队战斗力也相当自信,不怕打硬仗。

陆逊与前者不同,他提倡先礼后刑,治军注重仁德,以获取民心为基础,使军民甘愿为自己效力。陆逊领军很少有与敌人正面打硬仗,每次作战无不以计策作为辅佐,疑兵、虚实、火攻、离间、佯攻、诈败无所不用。

陆逊是江东豪族,在孙吴军制中某程度上可发展自己的私兵,与曹操、诸葛亮军制不同的板尚小哥又在于孙吴的将领各领部曲,陆逊虽为都督与诸将也是协同作战,与曹操、诸葛亮作为一军主将有所区别。这令陆逊没办法将自己军事思想传播到孙吴所有军队,这也体现了陆逊有别于曹操、诸葛亮的军事能力。

《孙子》强调上下欲同者胜,陆逊能令平时不受自己统领的部将与自己一条心,就必须以能力和德行服人。(《军师的秘密》描述甘宁不满陆逊设伏的策略,当场与陆逊发生争执是无稽之谈,甘宁后期虽一直是吕蒙的部将,却没有与陆逊共事过的记载,而且甘宁极度害怕吕蒙,怎么可能当着吕蒙面跟陆逊争吵,就不怕被吕蒙打回船上吗?)

将军性格是评估军事能力标准之一,诸葛恪、姜维均不失为智将,然而过分偏执而取败,关羽、张飞、夏侯渊皆以性格缺点而败亡,可知将军拥有完美的人格多么重要。后期陆逊都督军政大事,辅佐太子。孙权次子孙虑沉迷斗鸭,不顾来大姨妈可以喝奶茶吗正业,陆逊身为一位长者当场批判孙虑,让他多读经典好提高知识水平。射声校尉孙松军纪不严,放纵士兵,陆逊当面惩处行为不端的士兵,告诫孙松军队一律不许经商。谢景称赞刘廙先刑后礼的理论,陆逊教训谢景说刘廙讲的话就一定对吗?假使这种胡说八道的事情,你把他重复说一遍,你等于你也有责任吧?陆逊从不回避自己的责任,替他同事、晚辈着急,时刻提醒他们为人之道。

当时暨艳力主反腐,陆逊常谏戒他态度不能太强硬,最终暨艳果如陆逊所言,他还是斗不过江东权贵。诸葛恪身为晚辈,陆逊传授他人生经验,说自己对前者共同进步,对下者加以扶持。陆逊在世时没有谁不服他,诸葛恪后来起兵二十万北伐,所能统领的部队是陆逊巅峰时期一倍之多,最终惨遭大败。诸葛恪也是一位有谋略的将领,可惜他没有陆逊那样能令下上信服的长者气度,这就是有军事思想与没军事思想的大区别。

(《陆逊乱舞》、《陆逊无惨》等故事中描述陆逊被甘宁抓到把柄作为要挟,虽然陆逊身为都督却时时受制于甘宁,我认为陆逊以德服人的气度,断不可能因为小小把柄受制于甘宁,像那样的故事不建议众人阅读。)

《三国志陆逊传》:时建昌侯虑於堂前作斗鸭栏,颇施小巧,逊正色曰:“君侯宜勤览经典以自新益,用此何为?”虑即时毁彻之。射声校尉松於公子中最亲,戏兵不整,逊对之髡其职吏。南阳谢景善刘廙先刑后礼之论,逊呵景曰:“礼之长於刑久矣,廙以细辩而诡先圣之教,皆非也。君今侍东宫,宜遵仁义以彰德音,若彼之谈,不须讲也。”

初,暨艳造营府之论,逊谏戒之,以为必祸。又谓诸葛恪曰:“在我前者,吾必奉之同升;在我下者,则扶持之。今观君气陵其上,意蔑乎下,非安德之基也。”又广陵杨竺少获声名,而逊谓之终败,劝竺兄穆令与别族。其先睹如此。

比起曹操、诸葛亮治乱的军事思想,陆逊首先思考收拢人心,他并不采取严厉军法控制军队,陆逊多次向孙权提倡以宽松政策治国,利用民力取胜,认为严刑峻法不是成大业者所为,更倾向于孔子足食足兵的军事思想。故而曹操、诸葛亮是法家,陆逊倾向于儒家。陆逊以贤明被称为神君,荀彧的爷爷荀淑亦曾被称为神君。他们都是因为为官爱民,明察秋毫才被称之为神君。孙权占据荆州后,采纳陆逊以教化安抚的策略,使荆州没有发生过重大叛乱,相比之下曹操军令中有敌人抵抗将会被屠城的法令。曹操进攻河北,攻城略地的速度很快,但是反复叛乱的情况很多,正是因为他只讲究效率,对军民安抚做得不够,只是用威吓令敌人暂时降服。

陆逊对待敌国军民都采取优待政策,诱使魏国江夏功曹赵濯、弋阳备将裴生及夷王梅颐等倒戈来降。吴国境内民变甚多,陆逊不喜欢以军队讨伐,多采取安抚策略。诸如此类无不显示陆逊是一位有德之人,也许他不像曹操、刘备有进取天下的雄风,不如诸葛亮、周瑜匡乱的气魄。在历史的进程中有两种强人,一种是通过自己奋斗开创局面的英雄,一种就是能够顺应历史进程利用形势的智者。

要知道不是辈分高就能成为长者,长者必须具备德行、气度、知识,陆逊时常将军事与政治结合,以民意为根本,形成了有别于诸葛亮、曹操的军事思想,三国中不乏军事家,但是能被称为“长者”、“神君”刘璇,吗,凑莉久的军事家就只有陆逊。

孙子云: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法。道者,令民与上同意也,故可以与之死,可以与之生,而不畏危。天者贵阳嘉禾天豪酒店,阴阳、寒暑、时制也。地者,远近、险易、广狭、死生也。将者,智、信、仁、勇、严也。法者,曲制、官道、主用也。凡此五者,将莫不闻,知之者胜,不知者不胜。故校之以计而索其情,曰:主孰有道?将孰有能?天地孰得?法令孰行?兵众孰强?士卒孰练?赏罚孰明?吾以此知胜负矣。

战略水平(不知道高到哪里去)

战绩固然是评估将领的重要因素之一,但凡麾下有一支精锐部队的将领只要将勤补拙都可获取丰厚的征战资历。战术又是评估将领才能重要一环,军事行动最脱离不开的是战略方针。每一场战争不可能为战而战,必须要有谋取国家利益的战略目标,所有的军事行动都建立在大战略前提下进行,哪怕是故意示弱、诈败、进贡,只要不脱离战略方针的本意,那些亏损都不值一提。故而胜败乃兵家常势,名将不以败为耻,不以胜为骄,身经百战的宿将也不一定适合担任大将,大将应具备考虑全局的能力。

陆逊毕生中没有打过真正全败的战小攀鱼坊役,所取胜之时也是全胜之仗。(陆逊外传中描述曾被张角所生擒,被张角用法术变成女子,纯属无稽之谈,陆逊生于183年,黄巾之乱发生在184年,两岁的陆逊怎么可能就成为将军了?)刘备伐吴时,先锋攻破秭归,陆逊退回有利于防守的夷陵地区与刘备相持。采取严密的守sophiedee势不能够胜利,可兵法历来提倡先令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再思考取胜之道。陆逊在刘备进攻时也不可能有必胜之法,在长时间对持中掌握对方将领的性格、战术、军队状态,从而想出取胜之法,这就是名将能顺应局势破敌的才能。又如石亭之战,孙权与诸葛亮同年出兵,诸葛亮军春天就在街亭战败,孙权和陆逊一直筹备到五月,令周鲂做出诈降准备,一直到引诱曹休进军,八月份时陆逊才出兵。当时曹休败局已定,还没交战朱桓就进言派兵到夹石、挂车断曹休你的抱抱后路,陆逊否定了这一个战略。高明的将领在还没有实施具体战术前就已经算出战争的胜负,因为他们是根据整个战争的局势来判断胜负。

大多数人都分析陆逊在夷陵之战中的战术和战绩,忽略了战术、战法都是基于战略框架中所产生。写作文先列大纲,再分章节,再细致到文笔手法。《孙子兵法》也先讲总纲再谈军事思想再细致到谋略、战术、行军的理论。

孙子曰: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故善战者,能为不可胜,不能使敌之必可胜。故曰:胜可知,而不可为。

(曹操曰:自修治,以待敌之虚懈也。〕

不可胜者,守也;可胜者,攻也。守则不足,攻则有余。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胜也。

〔曹操曰:吾所以守者,力不足所以攻者,力有余。〕

见胜不过众人之所知,非善之善者也;战胜而天下曰善,非善之善者也。故举秋毫不为多力,见日月不为明目,闻雷霆不为聪耳。古之所谓善战者,胜于易胜者也。故善战者之胜也,无智名,无勇功,故其战胜不忒,不忒者,其所措必胜,胜已败者也。故善战者,立于不败之地,而不失敌之败也。是故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善用兵者,修道而保法,故能为胜败之政。

(曹操曰:敌兵形未成,胜之无赫赫之功也。)

〔曹操曰:察敌必可败,不差忒也。〕

〔曹操曰:善用兵者,先修治为不可胜之道,保法度不失敌之败乱也。〕

陆青岛金凤凰花园酒店逊打赢夷陵、石亭二战不如官渡、赤壁受到关注多最大原因是他并不处于劣势,历来只有以弱胜强的战役最受人们关注,大多数人认为以劣势胜强势更能体现将领的水平。可是孙子从来就不提倡以弱敌强,讲究如何在战争中争取外交、兵力、士气、地形的优势,出奇制胜是根据局势使用策略。如果能用绝对优势消灭敌人就没必要冒险行奇招。

陆逊能够达到“能为不可胜,不能使敌之必可胜”的标准,可就像道理所说:“胜可知,而不可为。”——石亭之战时陆逊如果敢于采取朱桓的策略也许能够获得更大战果,也许会因为与贾逵针锋相对而吃亏。夷陵之战时陆逊亦没趁势进攻白帝城,成功的话也许能够趁势取蜀。不过这就是陆逊的优点,不执行危险的军事行动能令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夷陵之战和石亭之战经过一系列策略布局,最后交战不过是将已定的胜负化为现实,这就兵法所说的国之大事,存亡之道,不能够有任何闪失。

虚实之道

陆逊征讨生涯中面临过数次危机,每次都能化险为夷,没有徐佳宁个人资料年龄真正的战败过。嘉禾元年,陆逊领兵进攻庐江,满宠故意不对庐江派出增援,引兵待伏,企图引诱陆逊深入作战,陆逊探知满宠行动后立刻撤退,这就是跑的比谁都快。

嘉禾三年,诸葛亮起兵北伐, 孙权为配合蜀军领兵十万攻新城。陆逊、诸葛瑾为偏军,领兵万余出沔口,欲进攻襄阳。由于孙权久攻不利而撤军菜昂纳多,此时陆逊、诸葛瑾军已深入江夏境内,陆逊派给孙权送信的亲信韩扁又被魏军捕获,吴军动向尽被魏军所察。诸葛瑾着急发信息向陆逊询问对策,他认为主力已败,偏军应当尽早撤退,陆逊悠闲的与将领下棋、种菜,不给诸葛瑾回微信,诸葛瑾亲自去军中劝陆逊尽早退兵。陆逊与诸葛瑾谈笑风生,佯装水陆并行继续进攻襄阳,转攻江夏各县,使魏军弃物退守,急忙中斩杀逃入城中百姓好关闭城门,陆逊军斩获千余敌人后从容撤退。败退败得如此舒徐,陆伯言也。

陆逊此举受裴松之批评:臣松之以为逊亿万宝宝老公不负责虑孙权以退,魏得专力于己,既能张拓形势,使敌不敢犯,方舟顺流,无复怵惕矣,何为复潜遣诸将,奄袭小县,致令市人骇奔,自相西默无线网卡驱动伤害?俘馘千人,未足损魏,徒使无辜之民横罹荼酷,与诸葛渭滨之师,何其殊哉!用兵之道既违,失律之凶宜应,其祚无三世,及孙而灭,岂此之馀殃哉!

陈寿和裴松之都将诸葛亮、陆逊并做评论,然而诸葛亮初次北伐兵败,亦迁移三郡百姓入蜀,亦也不算什么好行为。陆逊身处于败势,不出奇谋岂能全身而退?二者杀百姓者是撤退的魏军,非陆逊本意。三者陆逊礼来礼待俘虏,甚至令敌人主动投靠,在军事战争中陆逊并没有做过火之事。裴松之黑陆逊,一是因为陆抗屠城灭步氏一门做的太过分,二是裴松之先人裴頠被司马伦所害死,陆机、陆云是司马伦幕僚,陆逊颇受子孙所累。陆逊死后家无余才,孙权数落陆逊二十条罪状由陆抗一一辩驳,孙权没法令其理屈,黑陆逊只为家族牟利的论点根本站不住阵脚。

军队由人众所组成,部队在战场上状态会一直改变,出色的将领不会苛求部众由始至终保持最好的状态,人处于危机中会产生恐惧,恐惧就会产生混乱,这都是人之常情。出色的将领会根据队伍状态调整作战方针,将领不仅要时刻了解部队状态变化,还要能够顺势应对,这就是兵法中的任势。陆逊在败势已现时以悠然的态度稳定军心,将自己的对策隐藏起来,等诸葛瑾到来才解释应对之法,军队行动虚实不定,敌人掌握不到陆逊军行动去向,就无法制定围攻他的策略,纵然兵力高于陆逊军也只能被动挨打。夷陵之战时陆逊坚守不出,不事先将对策示于诸将,终能一朝破敌亦堪称经典,陆逊用兵一举一动无不符合《孙子兵法.虚实篇》的理论。

孙子曰:将听吾计,用之必胜,留之;将不听吾计,用之必败,去之。

〔曹操曰:不能定计,则退去之。

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吾以此观之,胜负见矣。

〔曹操曰:以吾道观之矣。〕

故善动敌者,形之,敌必从之;予之,敌必取之。以利动之,以卒待之。故善战者,求之于势,不责于人,故能择人而任势。任势者,其战人也,如转木石。木石之性,安则静,危则动,方则止,圆则行。

〔曹操曰:求之於势者,专任权也。不责於人者,权变明也。〕

故善战人之势,如转圆石于千仞之山者,势也。

〔曹操曰:任自车间屠杀然势也。〕

故形人而我无形,则我专而敌分。我专为一,敌分为十,是以十攻其一也,则我众而敌寡;能以众击寡者,则吾之所与战者,约矣。吾所与战之地不可知,不可知,则敌所备者多;敌所备者多,则吾所与战者,寡矣。

深谋远虑

陆逊给关羽发微信时一味追捧,自我贬低。令关羽傲慢自大而导致兵败,这还不算高明。陆逊给关羽分析局势,认为曹操必定暗中给徐晃增兵,古人gwng用兵在取胜之后会加强戒备,让关羽务必保持全胜之状,一言一语都符合实际情况。实际情况是关羽在荆州沦陷消息还没传到军中时就已被徐晃所击败。孙子曰:夫战胜攻取,而不修其功者凶,命曰费留。——指的就是在取得胜利后不能保持巩固胜利是凶险的处境,称之为费留。

《三国演义》中描述陆逊火烧连营是夸张说法,陆逊只是以火攻烧毁蜀军一营,全军就展开进攻,火攻的作用是使敌军陷入混乱,不可能将全军烧死。《孙子》:“故以火佐攻者明,以水佐攻者强。”——火攻要掌握时机、地形、气象,放火后再观察敌军状态,敌人没陷入混乱就不能贸然进攻,故而火攻能够取胜也需要极大的技术含量。陆逊得知江夏太守逯式与文聘之子文休不和,伪造书信造谣,使其被罢官,此为离间计。讨伐费栈时虚张声势,以弱胜强。兵势比敌人强时就采取攻心策略。陆逊不执着于固定的战术,随着战争变化能够随即思考出对策,另一个可能性是陆逊部队的战斗力并不如魏军强,唯有多利用策略来弥补,陆逊的部曲非常信服他,使他战术变化更为灵活,这也许就是东吴部队的特色。东吴取得过赤壁、夷陵、石亭、东关等大胜,其军事制度真不算弱。

故善用兵者,屈人之兵而非战也,拔人之城而非攻也,毁人之国而非久也,必以全争于天下,故兵不顿,而利可全,此谋攻之法也。

故君之所以患于军者三:不知军之不可以进而谓之进,不知军之不可以退而谓之退,是谓縻军。不知三军之事而同三军之政者,则军士惑矣。不知三军之权而同三军之任,则军士疑矣。三军既惑且疑,则诸云卷殊来侯之难至矣。是谓乱军引胜。

故知胜有五:知可以战与不可以战者胜;识众寡之用者胜;上下同欲者胜;以虞待不虞者胜;将能而君不御者胜。此五者,火影之瞳术巅峰知胜之道也。

故曰: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

陆逊在《三国志》中与诸葛亮独自立传,其定位独特。陆逊常年主掌军事,在治国上的功绩并不如诸葛亮显著,228年发生的街亭、石亭二战,诸葛亮以兵败告终,陆逊以全胜而赢。那年你十八在军事行动上陆逊亦并非好战之辈,诸葛亮活跃的时期里陆逊并没有太大动作。故而非陆逊不会打败仗,是他根本就不打险仗,没周全胜算干脆不出兵。陈寿称诸葛亮治戎为长,奇谋为短,又赞叹陆逊的奇谋,但在记载中陆逊缺少正兵交锋的作战,两人可谓各有所长。可怎么说都好,三国中一流军事家基本不脱离曹操、诸葛亮、陆逊、周瑜、司马懿等寥寥数人

相关文章